观察:从农民工到大学生,看人口回流现状与趋势!

发表时间:2022-04-12 11:59

图片


3月18日,工人日报刊发《多地发布建筑业清退令,超龄农民工路在何方》一文掀起热议,文章提及:截至目前,全国已有多个地区发文进一步规范建筑施工企业用工年龄管理,上海、天津、广东深圳、江苏泰州、江西南昌、湖北荆州等地,均作出此项要求。

图片

新浪微博#全国多地发布建筑业清退令#话题
近年各种“用工荒”问题凸显,多地却为何颁发清退令?这两年国内贸易有回暖却为何依然挡不住“农民工返乡”、“人口回流”?这实际是时代发展的需要!
表象:农民工年龄老化


今年全国两会,有代表提出希望解决超龄劳动者工伤保险的问题”,而建筑工地正是超龄农民工安全事故高发区,像上海、荆州等地区发布建筑业清退令前后发生的安全事故中,不少伤亡农民工年龄超60岁。

图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008~2020年,农民工整体平均年龄由34岁提高到41.4岁,其中16~20岁、21~30岁年龄段农民工占比分别大幅下降9.1%、14.2%,而41~50岁、50岁以上年龄段农民工占比则分别上涨5.6%、15.0%,我国面临着农民工年龄加速老化而年轻农民工又断层严重的两极分化问题。
建筑施工高处作业多、露天作业多、手工及繁重作业多,对人的体力和意识反应要求极高,但我们发现各地建筑工人多是四五十岁甚至更年长,很少见到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图片

建筑工地
老一辈农民工大多文化水平、劳动技能有限,只能到建筑业、制造业等出卖体力的行业就业。而年轻一代教育、技能普及,加上经济发展,就业选择多了,自然抛弃了高温高压高时长、作业环境条件差的工作。
虽然大城市逐步放宽了落户门槛,但农民工依旧面临住房、教育、养家等市民化的高成本问题,难以实现举家城镇化。而且随着年龄越大竞争力越小,加之大于50岁的农民工子女大多已经成家立业,他们纷纷选择回乡。当然也包括我国中低端制造业因劳动力价格走高而大规模向东南亚转移,使得中低端劳动力市场需求下降的原因。
安徽,历来是劳动力输出大省,2020年人口普查发现回流2万人,2021年更是增加到9.7万人,对常住人口增长贡献率由18%上升到97%,安徽省统计局表示人口回流已经成为安徽常住人口增长的主因。
江浙沪、珠三角作为我国劳动力输入大区,近年农民工总量持续下降:

图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2012~2020年,在江浙沪务工的农民工减少了758万人,在珠三角务工的农民工减少了976万人;而同期,江浙沪、珠三角常住人口分别增加了1441万人、2120万人,人口流入的主力转换为高校毕业的大学生。
2020~2021年,全球疫情,订单回流,国内贸易回暖,为何却依旧阻挡不住农民工大幅度回流?主要还是因为中西部或者说三四线城市即广大县域地区近年经济大幅增长,就业环境和务工收入持续变好。
根本原因:中西部及三四线城市崛起

20年,一方面我国对中西部投资加大,另一方面东部沿海产业向中西部转移:

图片

中西部发展战略主要政策

改革开放前期以东部沿海发展为主,1999年、2004年我国分别首次把西部大开发、中部崛起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图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同期中西部的固定投资额加大,同比增速总体也快于东部,使中西部地区经济发展得到大幅提升,像成都、重庆、武汉、郑州、西安、长沙、合肥等城市及周边城市群也得以快速崛起,农民工群体也由东部持续向中西部转移:

图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截至2020年的农民工数量,东部从2012年峰值减少了1848万人,而2009~2020年,中部增加了2397万人,西部更是增加了2760万人。
再看省内外总体流动方面:

图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跨省农民工总量从2014年峰值7867万人下降到7052万人;2008~2020年,省内流动农民工增加3350万人,本地增加3100万人;其中,跨省流动农民工主要流入大中城市,省内流动农民工主要流入小城镇即小城经济产业发展逐渐良好,更多人留在“家乡”或“就近”择业了。
而且随着城市化和城镇化的推进,各地服务业比重大幅提升,农民工就业也从建筑业、制造业为主的第二产业过渡到了批发零售业、居民维修等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

图片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目前,第三产业就业农民工占比已经超过51%。2008~2020年,农民工在细分行业的占比,制造业下降了9.9%,建筑业从2014年巅峰值下降了4%,住宿餐饮从2012年的5.2%提高到6.5%,批发零售业从2012年的9.0%提高到12.2%,居民服务等从2014年的10.2%提高到12.4%。
从时间点来看,2012~2014年是第三产业各细类行业农民工占比提升的转折点,而2015年我国农民工返乡潮正好开始凸显,这也正好是上一波三四线城市城市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的时期。
经过近20年基础设施及配套建设,全国各地三四线城市的公园、商超、广场、商业街、娱乐城等城市配套十分完备,提供了大量配套的服务业岗位,这让不少人带着大城市的阅历和资金返乡翻身实现了创业梦。

图片

三四线城市热闹的夜生活
而且随着收入消费能力的提升,周边游下乡游近年火热,各地返乡人回到农村做起了果园、农家乐、亲近自然亲子体验活动等生意,在电商和互联网的带动下发展得越来越好。
趋势:大学生将成为新回流主力


农民工“进城”和“返乡”都是时代发展的需要。随着三四线城市经济进一步发展,时代将推动另一个新的回流群体:大学生。

近10年,大学毕业生数量连年走高,一路突破1000万人/届。在大学生往大城市挤破头的同时,大城市的实际房价、房租、物价等增速超过了大学生的收入增速。大学生在大城市立足的难度也在逐年增加。

图片

左一,湖北旭茂科技有限公司老板
从北京到武汉再回宜昌的返乡创业人

人口回流的趋势,将从第一个阶段的农民工群体,转向第二个阶段的大学生群体!未来5~10年,大学生返乡将成为主流,并且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学生“返乡创业就业”,内循环和乡村振兴也将会步入焕然一新的局面。


-转载说明-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