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的“魂”,藏在瓷器里

发表时间:2022-03-21 11:06

图片


江西历史上的文人墨客和名山胜水元素众多,如今的存在感却不对等。环顾邻省一周,湖南有长沙,福建有厦门,广东更不必多说;甚至地理位置在今天相对不占优的:陕西有西安;河南有郑州,洛阳最近也风头正盛。它们的网红城市首屈一指,一城一省,名声在外。

江西似乎成了东南部唯一被遗忘的省份,但是一说景德镇,它肯定是比绝大多数省会城市还要被外界广泛熟知的IP,它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全球贸易中,近七百年,让全球掀起了一股“景德镇陶瓷”风暴。可就是这么一个霸榜几百年的全球网红,在课本上频繁出现,国人几乎无人不晓,在网红辈出、信息爆炸的今天似乎也匿于人海。

图片
景德镇地理区位图
jingdezhen
贵族公子”景德镇

它是海上之路的源头,是与世界对话的中华文明符号,是世界上唯一一座依靠单一产业维系生存十个世纪而未中断的城市。
景德镇原名昌南镇,水系发达,境内矿藏磁石和高岭土等优质陶瓷原料。唐、五代时期,“水土宜陶”的昌南镇烧出了白瓷,打破了南方青瓷垄断和“南青北白”格局,且凭借“假如玉”的优良质地奠定了自身地位。
图片
御窑厂
公元1005年,宋与辽签订“澶渊之盟”,经贸发力。同年,昌南镇质地优良的青白瓷让宋真宗爱不释手,成了锦鲤,受赐年号“景德”开启了贵族公子的宝藏之旅。
而元代征战频繁,北方的汝窑、定窑、官窑等著名窑口因战火悉数被毁,景德镇因远离战争,窑火得以留存,于是各地匠人纷纷汇聚于此。蒙古人喜欢白色,元朝建国初年在景德镇设“浮梁磁局”,该局成为全国唯一为皇室服务的“御窑”。元朝横贯欧亚大陆,贸易往来进一步繁荣,西亚人崇尚蓝色,于是,东方的高岭土遇上西亚的苏麻离青,创烧出了元青花,开创了青花瓷的宏大篇章。
图片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
到了明清,海上贸易的黄金时代来临,东方有郑和下西洋,西方有以葡萄牙、荷兰、西班牙、英国等为代表的大航海时代。古代中西方贸易起初以丝绸、茶叶为主,陶瓷算配件,量极少,但丝绸、茶叶质量很轻,船轻在海上容易翻船,所以会在舱底放陶瓷等压重,丝绸、茶叶放顶部还能防潮,一举两得。
无心之举,却使西方贵族迷恋上了以青花瓷为代表的精美绝伦的陶瓷和上面的中国元素,陶瓷成了贵族奢侈品,身价倍增,一件中国瓷卖到西方能赚1~3倍的利润甚至更高。且陶瓷易碎,更适合水运,这些都促成了景德镇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源头。宋应星在《天工开物》中记载:“合并数郡,不敌江西饶郡产……若夫中华四裔,驰名猎取者,皆饶郡浮梁景德镇之产也。”点名景德镇陶瓷第一。
图片
景德镇·中国陶瓷博物馆摄
自1600年以后,西班牙人每年要运入200多万辆白银用来采购以瓷器为主的中国产品。仅1569年~1636年间,经葡萄牙商人从日本流入中国的白银就高达2亿西班牙元。1729年~1774年,仅荷兰东印度公司运销景德镇瓷达4300万件。
订单应接不暇,景德镇和陶瓷产业也以御窑厂为核心,在“官搭民烧”下逐渐扩大成规模,并形成拥有全产业链的陶瓷手工业城市:官窑以南是瓷器街,瓷器街周边是红店(画陶瓷的),往下太白园一带就是上窑材的地方。

图片

名坊园“景德镇记忆”表演馆

景德镇风头无两,成了十八省码头,清代蓝浦在《景德镇陶录》记载:“景德一镇,则固邑南一大都会也。”
直到新中国成立后,景德镇通过分区划片,将大量私人手工作坊进行联合,组建了国营十大瓷厂,凭借过硬的陶艺底蕴,景德镇陶瓷地位和工业规模在国内依旧稳固,只是这辉煌到了1995年以后,几年间便纵然转变。
jingdezhen
艰难的“瓷都”之路


改革开放后,因景德镇陶瓷的销量、利润持续走低,十大国营瓷厂在90年代改制中一夜解体,景德镇的陶瓷产业损失巨大,也数次落选全国性瓷都称号,景德镇在2004年迎来千年华诞, 当年的“中国瓷都”称号却花落广东潮州市。
图片
老艺术瓷厂门头
这一时期景德镇让人议论惋惜,当地人看来成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1. 同行崛起:一个是西方瓷器的崛起,如德国麦森、日本伊万里、荷兰代尔夫特等都成了世界著名的产瓷地。另一个就是国内像汝窑、钧窑等名窑复烧,以及佛山、潮州、德华等在改革开放后积极拥抱民营资本,加上区位优势,后来居上。
2. 交通限制:以前景德镇陶瓷贩卖靠水,借昌江到鄱阳湖中转,可以进长江入东海或京杭大运河北上,也可进赣江南下借大虞岭到广州,或取道漳州/厦门到南洋。但新中国公路、铁路建设一开始先走了平地更多的湖南、福建,单纯的水路便不再是优势。
图片
景德镇瓷器运销出海线路
3. 瓷器定位不同:景德镇陶瓷是艺术玩赏瓷代表,不同于佛山、潮州的日用瓷市场需求量那么大,并且景德镇陶瓷更讲究制瓷造诣,技术壁垒也比较高,制瓷工序以前以籍贯划分,延续至今,虽号称“家庭小作坊过万”,很多工艺也成了独家之长。
4. 高岭土资源:高岭土匹配了景德镇瓷器的烧制技艺要求,但延续千年也使得高岭土资源消耗到需要依靠外地进口,2009年景德镇被列入资源枯竭名单,高岭村的高岭土资源现在也已被保护起来禁止开发。
艺术赏玩瓷离大众较远,面对着开放市场和可复制性强、更实用的日用瓷的冲击,市场的倾向也让景德镇陶瓷大学的大量学子毕业后流入了潮州、佛山等陶瓷产地。
图片
景德镇陶瓷大学
“千年瓷都”景德镇憾失“瓷都”评选,这座城市的GDP和城市面貌也成了外人议论的对象,但片面的外表并不足以完全论断一座城市,尤其是景德镇,它是有灵魂的。
jingdezhen
灵魂圣地再出发


对景德镇制瓷,《天工开物》里记载:“共计一坯之力,过手七十二,方克成器。其中微细节目,尚不能尽也。”
千百年来,技术工人的汇集给景德镇集聚了元气,成为了这里最重要的资产,他们用毕生岁月,来无限接近技术巅峰。从朱元璋的釉里红到永宣青花,从成化斗彩到康雍乾的珐琅彩,景德镇的陶瓷工艺越来越精细精进,产品在工艺和审美上在同时代中一马当先,并让人难以望其项背。
图片
屏气凝神的利坯师傅
人们对景德镇陶瓷喜闻乐见,典型的如奥古斯都的“龙骑兵瓶”和苏富比拍卖会上“2.8亿的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景德镇不仅窑火的血脉从未断绝,甚至在今天依旧充满着生机和力量。
走进任何一个手工制瓷厂,从拉坯、利坯、洗坯到喷釉、满窑烧制,每一道工序上的师傅都经历过“三年出师”的千锤百炼。我们看到的拉胚师傅20岁出头,身上糊满了泥巴,他已经出师四五年了,他谈到自己出师过往时说:“出师前三年别说话,就是先给师傅把泥和好!”
图片
拉坯
而在一家红店作坊里,男人在勾画,女人在填彩,一个个生动的人文故事在素胚上铺开,栩栩如生。
他们在今天依旧延续了毕生只专注于一道工序的制瓷之道,作坊内,技师屏气凝神,刀笔游龙间又控制在毫米之内的力道,这种攀登高峰的匠心令人敬佩不已。
图片
填彩
也正是这份对陶瓷技艺的坚守,即便今天世界上制瓷地众多,在陶瓷爱好者心中,景德镇仍是那个唯一的圣地。
就如古时的昌都人、鄱阳人、徽州人来到这里一样,今天的景德镇有不下10万的“景漂”,他们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陶瓷爱好者,也不乏国外的友人。他们来到这里朝圣,散落在这座城市的各个角落。
图片
三宝陶艺村
“起初觉得很普通,但待过这几天我发现其实这里是有生命力有灵魂的”,在三宝国际陶艺村,一位从重庆过来办画展的画家说道:“这外面看着古朴安静,但里面是鲜活澎湃的。我在这里看到有很多十几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拿着一个拳头大的碎瓷器,就能一个人安静地打磨上一天,这在物质嘈杂的今天尤其难得。我也看见有人在路边捡起一个毫不起眼的瓷器赏玩,2000块不还价还视若珍宝。这是它的魅力,需要细品。”
三宝村、陶溪川、名坊园和万千的前村后店,成为了“景漂”尤其是青年瓷艺人的乌托邦,他们在这里日复一日地钻研打磨瓷器,为艺术也为生活,坚守本心,让“景德镇制”的精湛工艺得以延续和传承。
与此同时,景德镇也在积极建立和完善陶瓷相关的技术产权、销售税收政策制度,划定片区进行产业整合集群,景德镇的陶瓷产业规模近年也得到快速发展,2020年11月底,产值达395.2亿元。
图片
国际陶瓷博览会
由国家商务部、中国轻工业联合会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江西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集陶瓷精品展示、陶瓷文化交流、陶瓷产品交易为一体的第18届“中国景德镇国际陶瓷博览会”在2021年10月18日至10月24日举行,汇集了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商团组、800多家企业线上线下参展。
今天于景德镇,关于“瓷都”的争议已不再那么重要。因为,来到这个精致的小城,去“中国陶瓷博物馆”亲阅了它历史上的辉煌之后,偶然闯进这里的万千作坊中时,会惊讶地发现:“噢,原来它依旧鲜活,依旧精彩!”

-转载合作-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