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地铁热”与进击中的中国地铁

发表时间:2021-08-24 11:08
2021年6月,湖南省发改委确认了衡阳云轨交通被叫停的消息。


湖南衡阳云轨交通被叫停并非个例,另一则新闻更是引爆了舆论对于城市轨道交通发展的担忧。


“城轨”即城市轨道交通,是指采用轨道结构进行承重和导向的车辆运输系统,是地铁系统、轻轨系统、有轨电车等的统称。其中,地铁最为大众所熟知。


进击中的中国地铁


从交通部给出的数据来看,2018年之后,每年有5个城市加入“城轨俱乐部”,城市轨道交通向三线城市发展。截至2020年底,全国(不含港澳台)共有45个城市开通运营城市轨道,运营里程达到7969.7公里。

数据来自统计局,小鹰财经社整理

在45个开通运营城市轨道的城市中,有38个城市选择了地铁。地铁运营里程在2020年达到6280.8公里,占了城市轨道交通总里程的78.8%。

数据来自统计局,小鹰财经社整理

2008-2016年,中国城市轨道交通投资额同比增速高于20%。这一时期,中国占全球新建地铁里程的60%以上。

数据来自统计局,小鹰财经社整理

即便在疫情冲击、社交隔离的2020年,我国也完成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投资6286.0亿元,同比增长5.49%,远高于GDP增速,可研批复投资累计达5.27万亿元。
2021年,中国16城公布的轨道交通建设目标非常高,公告中共涉及线路108条,里程2632公里,总投资金额达到204万亿元,不少城市地铁建设路线长度增长率超50%。

数据来自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小鹰财经社整理

进击中的中国地铁,已在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经济圈建立起世界级超密集城轨交通运营线网。例如,以上海为主导的长三角经济圈,运营线路总长度达到1920公里,占到全国总运营线路长度的29%。

错综复杂的上海地铁

我国地铁建设,在运营规模、客运量、规划线路长度等多项指标中创下全球第一,地铁建设的步伐并未减缓,城市轨道交通逐步实现网络化运营。


三线城市“地铁热”


在中国地铁进击过程中,最突出的现象是三线城市争相加入“地铁俱乐部”。
从近五年城市轨道新增运营长度看,已有22个城市线网规模达到100公里以上,13个城市新增运营线路超100公里。而这些线网规模刚刚达到100公里的新增城市,绝大多数都是三线城市。

数据来自统计局,小鹰财经社整理
点击可查看清晰大图

对一二线大城市来说,城市客运强度大,扩大投资修建地铁,可以提高居民出行效率,对整个城市发展是有利的。
从2018-2020年城市轨道交通客运强度来看:一二线城市轨道建设与城市轨道客运强度互相匹配。

数据来自统计局,小鹰财经社整理
点击可查看清晰大图

2020年全国城市客运强度排名依次是广州、深圳、上海、西安、北京,刚好对应了广州255.3公里、深圳136.1公里、上海151.7公里、西安115.6、北京148.7公里的城市轨道交通高强度新增建设。
除缓解交通压力外,一二线城市还可以通过“以地养铁”,从土地出让金中盈利。
例如,2017年广州地铁13号线、4号南延线、9号线、14号线知识城支线全面开通后,广州2017年土地出让金收入1123亿元,达到历年最高点。
再来看三线城市,最近短短几年内,三线城市进入申报和建设地铁的热潮,有的城市甚至在未获得发改委审批的情况下,先斩后奏上马地铁。
从数据来看,近五年来北上广深地铁运营长度占比逐年下降,三线城市开始成为地铁建设的主体。

数据来自统计局

发改委〔2015〕49号文规定,地铁初建运营时,应不低于每日每公里0.7万人次的标准。然而我们发现,淮安、乌鲁木齐、呼和浩特、珠海、济南、常州、青岛、大连等多个城市的轨道交通负荷连续三年都未达到每日每公里0.35万人次,不到标准的一半。
地铁具有明显的公益性,有些三线城市原本就地广人稀,出行客流根本没有达到大运量交通的需求,财政收入能力较弱,但为了拉动投资,本末倒置,盲目投建地铁,地铁建设得越长,付出的投资和运营成本便越高,有可能成为烂尾工程,引发地方债危机。
那么,在客运强度不足的前提下,为何还会出现三线城市的地铁热?
这个现象背后,不仅是城区交通通行压力,还与地方政府的现实利益密切相关。
第一,地铁作为基础设施建设,高投入可以带来高GDP,地铁通行后,郊区土地会迅速升值,地方政府可以获得数倍土地出让金。
第二,地方政府一般通过融资平台或与民间资本合作的PPP模式筹资,假如最后项目投资失败,会由省级甚至中央“埋单”。
第三,一些地方地铁意义远超交通本身,甚至成为政绩工程,许多地方官员坚信有了地铁就意味着城市形象有了“质的飞跃”,意味着任上“办了实事”。
2017年,包头地铁项目被国家发改委叫停,是三线城市借道PPP模式隐形举债修地铁被叫停的典型。

地铁首开站建设停滞
图片来源:包头新闻网

2018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轨道交通规划建设管理的意见》,申报建设地铁的城市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应在300亿元以上,地区生产总值在3000亿元以上,市区常住人口在300万人以上等。
国家发改委在说明中提到,包头地铁被叫停首先是因为包头市的财政收入和支出不成比例,即市财政不足以支撑建设地铁项目。而包头全市人口289万,市区人口约200万,也远未达要求。
2019年,包头市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为151.8亿元。在这一背景下,包头市规划了城市轨道交通建设第一期方案,计划投资305.52亿元,而包头市财政资金筹措其中40%的资本金122.21亿元,剩余60%的资金需求,只能借道PPP,隐形从银行举债。
从一系列叫停事件反思:三线城市又该如何实现自己的“地铁梦”呢?


搞可持续发展的地铁热



地铁,既低碳环保,又是城市名片,但建设成本在5亿元/公里以上。

常见的轨道交通方式还有两种:轻轨,建设成本在2亿元/公里以上;有轨电车,建设成本在2000万元/公里以上。

海南三亚市,没有选择地铁作为缓解交通压力的解决方案,而是选择了造价较低的有轨电车。即便是经济实力雄厚的广州,在郊区也选择有轨电车而非地铁。这些都是基于客观事实下的科学决策。


三亚有轨电车示范线
图片来源:三亚传媒融媒体

经过十余年的高速发展,中国轨道交通建设进入理性的“下半场”。地铁“超强度”的建设应该转变为高质量的发展,坚持国家提出的“因地制宜、经济适用,严控风险、持续发展”的原则,让更多三线城市发展可持续的“地铁热”。

-转载合作-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小鹰财经社
小鹰财经社
关注“内循环”,解读各地人文产经!
公众号


专注中国三四线城市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