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人大战”打响,县城纷纷入局!

发表时间:2022-06-21 17:05

图片


随着毕业季的到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人大战”在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城间打响,上演了一出县城“抢人”也疯狂。


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24个人才引进岗位的入围人员中有博士4名、硕士19名,本科毕业生仅1名。


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超170名高校毕业生拟录用,分别来自厦门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国内高校,以及英国谢菲尔德大学、利兹大学、伯明翰大学等海外高校。


还有更夸张的,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2022年计划引进82名人才,结果引来31名博士和700多硕士争抢,一度导致面试工作延期。

图片

广东省和平县人才引进公示名单


众多名校硕博高学历人才出现在基层单位的拟录取名单上,小县城高调“抢人”,在这个求职季掀起一股新风浪,再一次引发网友喟叹:“果然宇宙的尽头是编制。”


然而,这些人口只有几十万的小县城,对高学历人才到底有什么吸引力呢?他们“落户”县城,会不会大材小用、造成人才浪费?



高学历人才为何涌向县城?


其实,人才回流趋势早已有之,而今年“就业难”的问题尤其严峻,进一步促使从一二线城市蔓延开的“抢人大战”下沉到诸多县级城市。


近年来,几乎每到六七月,“史上最难毕业季”的话题就会冲上热搜,高校毕业生人数年年递增,就业难度“没有最难,只有更难”。教育部数据显示,2022届中国高校毕业生规模预计达1076万人,首次突破千万大关,同比增加167万人,规模和增幅均创新高。


另一方面,高校不断扩招,在一定程度上造成“学历贬值”,硕博生不再是社会“稀缺资源”,高学历即可高枕无忧的日子渐成过去式,就业市场“卷”上加“卷”。


图片

面对不乐观的就业形势,

越来越多大学生不是考公就是考研


根据智联招聘4月26日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截至4月中旬,46.7%的应届毕业生收到了录用通知,低于2021年的62.8%;有15.4%的应届毕业生签约找到了合适的工作,也低于去年的18.3%。


疫情的反复,遇上互联网行业的裁员潮,更让本就惨淡的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雪上加霜。一波又一波的裁员潮接踵而至,席卷之下,人人自危。不管是互联网大厂,诸如腾讯、阿里、美团三巨头,还是名企,美的、特斯拉等;抑或是赛道独角兽,小红书、米哈游等公司,都逃不过“裁员魔咒”……这些大厂名企在经历多轮裁员后,校招岗位数量也纷纷收缩,僧多粥少,就业压力剧增。

图片

各大公司的裁员消息频频上热搜


不少人开始思考,北上广深真的是可以承载梦想的城市么?还是会令人不堪重负?或许,避开内卷的漩涡,回乡或去到低线城市错位竞争,更容易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此刻,县城抛出的“人才引进”橄榄枝可谓恰逢其时,且诚意十足。


县城“抢人”,出手十分阔绰。以浙江省遂昌县为例,其4月26日发布的《2022年遂昌县面向世界一流大学引进优秀毕业生公告》显示,符合首次新引进到遂昌工作的全日制硕士研究生、高考第一分数段录取的全日制本科生,可享受45万元政策奖励(一次性房票补贴30万元;生活津贴3万元/年,可享受5年),全日制博士研究生可享受75万元政策奖励(一次性房票补贴50万元;生活津贴5万元/年,可享受5年)。


真金白银直接给30-50万的房补力度,在县城来说,几乎相当于送了一套房子;另外还有每年3-5万,可享受5年的生活津贴,甚至比大多数新一线城市的补贴都高。


在充满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寒冬之下,县城有编制、薪酬优渥的岗位,就成了不错的就业选择。正如阿里研究院数字经济与就业研究中心主任徐飞所说:我国就业增长的新空间在县域,县域是释放我国就业压力的“主场”。



县城为何“抢人”?


小小县城,为何不惜重金“抢人”呢?


其实早些年,“抢人大战”常在一二线城市上演,抢的是哪里的人呢?自然是来自县城和乡村的年轻人。大城市所争抢的也正是县城所失去的,当县城人口流失严重,必然将失去活力,只有把人抢回来,县城才能活起来。


相比人才饱和的大中城市和沿海发达地区,县域经济发展更需要各种人才。


首先,县城“抢人”不是简单的补充劳动力的问题,县城要想在产业上有所发展,必须重视科技创新,而高学历人才正是科技创新的主力军。像遂昌这样位于城市群和都市圈范围内的县城,国家政策中明确表述,“支持其融入邻近大城市建设发展,成为与邻近大城市通勤便捷、功能互补、产业配套的卫星县城”。为了承接来自大城市的产业,这些县城必须积极招揽人才,提前做好准备,以迎接未来的爆发式增长。


图片

杭州市桐庐县先进制造产业:海康威视基地


其次,作为消费主体人群的年轻人,对激活县城消费至关重要。刺激消费是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之一。近日,各个城市也都在通过发放消费券、电子红包等方式提振商业消费。《当代青年消费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35岁以下的年轻消费者创造了65%的消费增长,年轻人是当下当之无愧的消费主力军。


最后,县城的社会保障需要依靠年轻人。如果没有足够多的年轻人,城市的社会保障就要面临很大的经济压力。最典型的就是养老问题。根据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目前全国有149市已进入深度老龄化,其中11个城市已进入超老龄化阶段。由于早年的大规模人口流动涌向大城市,县城的老龄化问题尤为深重。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2021年数据显示,65岁及以上人口比例达到29.98%,而60岁及以上的人口比例高达38.91%。如东县是2020年百强县第45名,而2021年就变成了全国老龄化最严重的地区。逐渐衰老的县城,需要更多年轻人来注入活力。


如今,中央定调“县城城镇化”,正是县域经济发展的大好契机,所以县城不惜砸重金,使出各种“硬核”手段呼唤年轻人、高学历人才回流。



“抢人”易,留人难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这仅仅是一个开始,能不能让人才留下来,才是更为关键的考验。

最近县城的人才引进竞争如此激烈,跟近期中办、国办出台《关于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的意见》的大背景、大趋势不无关系。《意见》不仅强调了县城在我国城镇体系的重要地位,更是明确“全面落实取消县城落户限制政策,确保稳定就业生活的外来人口与本地农业转移人口落户一视同仁”。


取消落户限制,就是说,来了都是县城人。这给到县城留人一个很好的抓手,但真正把人才留住远没有这么简单。


2016年,一篇关于“逃离北上广”的文章引起一场“现象级”的话题讨论,但没过两三年,另一种呼声就响了起来,在诸多逃离者中,有近三成人“逃回北上广”。知乎上一则相关话题的高赞回答道出许多逃回北上广者的心声:“当初嘴里念叨着离开北上广,到家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与大城市相比,小城市更加靠关系、‘拼爹’,反而大大弱化了个人奋斗的希望。不思进取的生活方式,观念的代沟,思维方式的差异,精神生活的匮乏,一眼便望得到头的生活……还是回北上广深吧。”


图片

广州火车站里像候鸟一样迁徙的人群


那么问题来了,如今这批被吸引到县城的高学历人才,会不会也在三五年后逃向大城市呢?随着时间的推移,名校毕业生头顶的光环终将消散,而招录时丰厚的年薪、可观的补贴所产生的获得感也将淡化,届时,他们还能否顺利地融入县城呢?


对此我们不必太过担心,两者的历史时期是不一样的。以前逃离北上广那群人跑回乡时,没有关系,没有熟人,许多工作难以开展。但近年来,三四线城市包括县城的基础设施建设、经济发展状况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发展,以及营商环境各方面都得到了较大的改善,已有了相对友好的大环境,便于年轻人施展。


回流趋势逐渐明朗就是一个很好的印证,比如近些年持续的“选调生热”,不少大学生投身基层治理和社会公共服务;还有一些人回乡当起了“新农人”和“创客”,成为异军突起的乡村振兴新力量。


图片

潮州市饶平县电商基地,为回乡创客搭建起平台


当然,县城的“留人之路”依然任重道远,要让年轻人真正与县城产生有机联系,融入当地的发展体系中,需要做的还有很多。人职匹配度、工作及政策环境、人才发展的制度安排及保障等等各项因素都是当代年轻人考虑去留问题时的新指标,其包括但不限于县城精神文化产品、教育资源等供给的丰富、消费环境的发展等等。为此,县城还需要在大基建上下功夫。


今年有三项政策:

1.反复提出,要“全面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2.严控撤县设区。

3.推进以县城为重要载体的城镇化建设。


简单来说就是,县域,是下一轮大基建的新支点。


图片

城市建设有模有样的杭州市桐庐县


学校增设扩建,将提供更多教师就业,吸引更多生源。医院扩建,会有更多的医疗资源沉淀。公园建设、产业园打造、招商引资等等,又能吸引更多的常住人口。人口多了,自然会出现更多的商超和餐饮,激活消费。另外,还有水电暖气的管网更新,道路拓宽,打通断头路,建停车场,升级汽车站和火车站,提升垃圾清运和污水处理能力等等,改善环境,创造就业,一举多得。


县域只有通过大基建营造出一环扣一环的集聚效应,才能抗衡大城市的虹吸,留住来到县城的“新居民”。




高学历人才选择县城而非竞争激烈的大城市,本质上是一次错位竞争,他们的进入,既顺应了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治理向基层下沉的大背景下,基层对优秀人才渴求的大势;也打破了县城固有的一些关系结构与规则,或形成“鲶鱼”效应,激活基层治理活力。在县城的发展体系中,人才的个人发展,就是县城发展的重要人力支撑。


犹如一群拓荒者,在县域发展的蓝海之中,率先下沉的人才便是领航人,让我们拭目以待,县城的发展与人才就业的双向奔赴。



-转载合作-
本文为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